© 星河浩瀚
Powered by LOFTER

语c招人


几乎进来就有皮。


拖了一年多的群宣。

我觉得再不回坑我一定会掉粉的...;)

#ABO#布饺
为开车而开车🚗
(然而本篇只是个铺垫)

B布布路x青柠味Omega小王子
雷慎点

饺子还记得他初次性别分化的窘迫样子,那时候晕眩来得迅猛,他当时托着下巴勉强撑着脑袋,手肘一滑下巴差点没一下怼到桌面上。
这动作来得突然,把旁边打瞌睡的布布路吓了个清醒。他迷茫的眨眨眼睛看看四周,注意到旁边饺子的异样又慌了神。
而这瞬间一个低头一个抬头吸引了导师的注意。白鹭向他俩的位置望了一眼,聪明如兄长,他立马就觉得事情不对劲,把课本往讲桌上一扣便走近了去。
这刚迈了几步过去,Omega信息素的味道就慢慢儿钻进他鼻子里。他脚步顿了一下,轻轻皱了眉头。
算算年龄,17岁才性别分化确实也算是晚熟了。
白鹭环视了一圈周围...

写,我写。
别取关了求求你们了。
我都能听到玻璃心碎裂的声音了。
给条活路吧……!!!!

既然是选了关注就别轻易取关了好不好啊,每次都特别难过。或者说选关注的时候仔细想一下再关注呗?就是有那种容易受影响的人啊……一个月第二次了,非常难过...

这是一个all饺集中营!!

上一個不知道怎麼回事大家找不到它,重開一個。

是这样,我真的想了该怎么搞这个群宣,但是我的列表有些,太过贫瘠你们知道吧,我也没怎么写过群宣。群头啊什么的都没有。
但是!
但——是!
什么都没有又意味什么?!意味着有无限的可能性!!无限的遐想!!无限的梦与追求!!!
只要你来了,就是我们的一份子,有粮共赏,没粮砸场(??)
不要害羞各位,就算来这里凑个数也给我们长脸啊!!气势上压倒对方对吧!!!
最最最最最重要的是!!!!
@花Q 就这个人非常大佬,你们快来认识他,他超好的,你说一他绝不说二的,有这样一个和蔼可亲的大佬,和我这么一个骚话连篇,活泼可爱的国民儿子(呸),你一定会宾至如归,...

岛在湾流中

第一次写GL,前一天晚上对红莲的心理进行了分析,有错误欢迎指出!


白莲不知道的事情有很多,过去曾发生的那些事,那些怪物大师协会希望她知道可是她却不知道的事情。在她沉睡的这千百年来发生的事情,她的学生思念她心切,世人对她的赞誉,她统统不知道。

白莲知道的事情有很多,她的妹妹现在的状态,她的妹妹现在正在痛苦之中,她的妹妹非常暴躁并自诩不凡,她的妹妹已经听不进她的劝告。如果能将自己封印,这些苦痛都将会暂时性的消失。

红莲知道的事情有很多,历史长河里每一点细节,古人的纷争,战争的起源,那些不同于胜利者所记述下他们的荣耀,那些真实的故事,那些帝国的创立和覆灭,她通通都知道。

红莲不知道的...

我人生第一次长评!!!!!!!
靠,开心到爆炸-!!!!!!!
长评是比心心更让人开心的啊!!!!!
今天份的幸福!!!!

#克金#太阳如常升起

黑夜无论怎样悠长,白昼总会到来。


还有十分钟。

灰色生锈的火车卧在轨道上,轰鸣着前行。窗口透出的细微惨白的光束,落不到草尖。他垂着瞳眸,看到了那束光,同样的,那束光没有落进他的眼睛里。


还剩九分钟。

灰色生锈的火车卧在轨道上,轰鸣着前行。金贝克听到声音在他耳边响起:你疯了吗?你知道他是谁吗?你是怎么想的?你的脑子坏掉了吗?

那些是歇斯底里的,柔声细语的,是轻蔑,是不屑,是厌恶。他把头埋在臂弯里,轻轻发抖。当一切渐渐重归沉寂,有个声音从心里传出来:你不该这样的。


还剩八分钟。

灰色生锈的火车卧在轨道上,轰鸣着前行。这就是你想要的吗...

王子组。没有攻受向

“你可真不容易啊...”
饺子递了一碟子酒给图苏,自己捏着另外一碗浅酌一口,半哼半叹地吐了口气。
对方伸手接过来客客气气道了声谢,本着礼貌放在嘴边儿伸出舌尖儿碰了碰,被辣的一抖又缩了回去。
“嗯.......就当是历练嘛,成功的路上披荆斩棘是非常必要的。”
饺子看了他一眼,轻轻嗯了一声,也不知道表情。
那嗯的一声太轻,风一吹就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。

离入夏已经过去很久,知了趴在树干上“吱呀——吱呀”叫个不停。这俩人就在奥古斯城墙上,一个斜靠在边沿儿上,耷拉两条腿一晃一晃,自在的不行。另外一个站在栏杆后面,时不时投一个担心的眼神过去,之前的劝告被对方扔在夏季清凉的风里卷走没了影,也就不再好开口。
头上是繁星闪...

糊。

怪师圣诞巡游#长安中心

ooc 慎点
无cp向。
宣群—134104616
欢迎作客。

他被关起来了。

长安坐在床上百无聊赖地翻着手里的书,感觉有点难过和委屈。

不,并没有人篡权。

只是戈林,一个做人做事都潇潇洒洒的骑士团团长,昨晚陪着他熬到半夜,并对国王陛下的辛勤劳动表示强烈的感谢与心疼。


第二天,他就收到了来自团长的新年礼物——在自己房间过一天随心所欲的生活,说是随心所欲,他不能出门,也没有人来找他,只有书,一叠一叠的书。

现在他只是被关在自己的房间里,已经过了一个上午,接下来也许还有一整个下午和晚上。

什么,晚上?不,那可不行,今天就是新年了,他的幸运儿弟弟在信里说了今天会回来。

《肖生克的救赎》...

就是个预告

ABO#架空#警察AU

cp黑金 黑白黑亲情向

白鹭 OmegaBeta

黑鹭 Alpha

金贝克 Beta

科娜洛 Omega

不带须磨玩系列

在这个设定中,Omega是很罕见的。


开封是个小城市,几乎不会出什么案子。虽然小偷小摸时有发生,但是抢劫事件概率就相对小了很多,命案更是极为罕见。

作为法医,金贝克并不喜欢这份工作。

法医的工作不仅仅要面对各种或腐败或新鲜的尸体,还要负责死者鉴定并向家属解释死因。遇见那些个蛮横无理的,他也不是很能压下脾气好好解释一通。

在这方面,白鹭要比他好上很多。白鹭话少,即使对方是再怎么喋喋不休的主,...

没有内容,就是一个布饺。

饺布饺不明显 也许偏布饺(?

很淡很淡的,就像是放了三天的白开水…

存一下,免得占地方


饺子和布布路在毕业的同一天分手了。这本应该是二人都明白的事情,可布布路没想通,他觉得一段感情一方不放弃,就不会断。饺子也不愿挑明了说,宁愿对方还蒙在鼓里。

那天他们相互道别,布布路笑着说我们还会见面的,饺子点了点头,一起吃了最后一顿晚饭,就各自回家去。

布布路选择去做个游四方行侠仗义的活雷锋,他向来不缺钱,即使不够用了,也可以帮工地搬搬砖,却只收工钱的百分之六十六。

他笑着解释说“六六大顺。”

饺子不像他,他更精明,心里的小算盘随着年龄增长也一点一点开始学着下棋了,察言观...

回顾lof历史,真是贼尴尬。...

应景。

吸血鬼喔

憋说话,我说是就是。

板子使人失去梦想

没有细节,啥也没有。

如果再相遇我想我会记得你#青岚组#

存一下 存一下。几个月了也没写完。

日常不带戈林玩

跟题目屁关系都没有。


    饺子还记得那天,他的母亲躺在床上,手臂和身上都缠着不知道反复用了多少次的破旧纱布,纱布已经看不出原本的颜色,上面的血液凝结成块显现出黑色,原先应是浅黄色的药水也变成了褐色,一块一块地干在上面。她最后用沙哑的声音笑着对饺子说着安抚的话,下一秒却阖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他的母亲确实是个大美人儿,毕竟是一国之君的外遇对象。发梢微卷的茶色长发一泻而下落在肩头,细腻白皙的皮肤因没有条件去保养变得略显粗糙,手上也因粗活而结...

扩列,扩列

希望能找一个人可以日日夜夜年年月月陪我唠贝克。

歌曲啊 段子啊 想法啥的。

最好是能一起割个腿肉??

评论或私戳。


谢谢谢谢

保存一下。
有关对金贝克的看法和理解,在还喜欢他的时段留下纪念。

也希望有人看完之后会喜欢他,他真的也是非常辛苦的。

也想知道,你们的看法。

占tag致歉

假预告。
不知道谁x金贝克
车……吧。
对国王陛下都可以就不会对这个软体动物开后门。!!

溜了溜了……。

就这么说吧。
如果我开始产布饺粮。
你们给我小心心吗?

各位太太真的不打算产出布饺粮吗???
重温原著被第七册布布路一句
“我会保护你的。”
拽进布饺坑。

#HP#双金 亲情向

金贝克眨了眨眼睛,还没从分院帽带给他的巨大冲击中回过神来。

他的目光随着从台上跳下来满脸兴奋地冲向格兰芬多餐桌的金易杰,抿紧了嘴。 

分院帽总是智慧的,它总是有理由把你分进那个你想去或是不想去的学院。而你很少有选择的机会,除非你是救世主,或者是他儿子。 金贝克不知道他弟弟是怎么想的,那小子总是把不好的表情收起来,然后带给别人一种积极向上的情绪。

 他从叉子上咬下一口布丁,皱起了眉。 

日子还是以往那般过去,天还是依旧的蓝,魔药课还是依旧的难,金贝克依旧是占卜教授的宠儿,金易杰依旧是那个无忧无虑的格兰芬多。 

他们一起在圣诞节那天回家,金易杰拒绝...

#HP梗#片段2 饺子初遇布布路

“这届新生不寻常。”
刚开学两星期,饺子就深深意识到了这点。

那天中午他正一手拿刀一手握叉准备给一个烤土豆剥皮,突然一道黑影掠过直直地撞在他面前的桌子上。食物掉了一桌一地,白粥正好砸下洒了他一裤子。
心脏下边儿那块还被撞移了几厘米的桌子硌了一下,他觉着自个儿可能肋骨断了几根。一时间肺部像被攥住,疼得他屏住呼吸没有动作。
等他颤动着胳膊捂着肚子小心翼翼地吸进一口气时,那罪魁祸首慢慢儿从桌子另一边站了起来。他一手握着扫帚,一边揉了揉脑袋朝着看着他的人们歉意地笑了笑,转头朝向饺子,说道:“你没事吧?”

“你自己看有没有事??”饺子想,有气无力地瞪了对方一眼,扶着桌子慢慢挪向礼堂大门。

新来的一年级格兰芬多。

“格...

#HP设定#小片段 饺子部分

“瞧他,那个长辫子的。”
“怎么,你也看他不顺?”
“那可不,明明是个斯莱特林却总和格兰芬多的傻小子混在一起,分院帽太破出毛病了吧。”
“大概是,他这样儿可真像个泥巴种。”

每当饺子路过走廊就能听到这种对他的议论,他一年级时也许还会反驳,不过后来他就不再激动了。也许是因为他认为时间长了就会好些,可结果这些声音竟不减反增。
三年来,他也习惯如此。

他刚刚入学时还很天真,骨子里那种贵族应有的傲气被死死抑在体内。所以当帽子在他头上停了三秒然后大喊出:“斯莱特林!”时,他也不敢相信。等到他慌慌张张跑到长桌前坐下,面前前辈们的掌声让他不太舒服,不过他还是强扯出一个笑容来。
一年来,饺子身边的朋友换了一波又一波,在他看...

5.20 节日贺文

#生安黑体# 


天空是一片墨蓝,更准确的说是透过玻璃瓶看到的那种更为深邃的蓝色。


天空中没有月亮,星星更是一点也看不到,这却不妨碍地上情侣们的情绪高涨。


不论是怎样品种的店铺,橱窗里总有大大的“5.20”大酬宾的牌子和屋檐下闪烁的小彩灯。


20多度的气温并没因夜晚而凉爽一分,你却能见到一个身着紫色长袍头戴鸭舌帽,鼻梁上还架着一副墨镜的行为诡异男子,在他身侧还跟着一个留着长辫子戴面具的奇怪人物。


这时你不禁会怀疑:他俩不会是贼吧? 


答案当然是否定的。 


长安捏住眼镜腿向下露出眯成一条缝的眼睛,他弓着背左看看右看看...

这首歌。
安戈可出同人。!!!超配!!!!
性转一下生安也行其实-
反正可配了!!

而且,饺子的大哥完全没有国王的架子,他亲手将马车上的食物分发给百姓,还不时亲切地叮咛老人和小孩要小心。
国王突然抬起头,目光穿过层层人群,隔着面具和饺子四目相对。
刹那间,国王的脸上浮现出疑惑的神情。
只见国王拨开了身边的随从,从马车上跳下,脚步有些踉跄地朝着人群中的饺子走过来,百姓自动让出一条路。
长安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直直盯着饺子,那深邃的目光仿佛能穿透面具,看清他的真实面容,看到他的心里去。
然而,就在长安与饺子之间的距离只剩下三步之遥的时候,表情陡然一冷,抬手喝到:“来人,把这个带面具的拿下!”

字丑画也丑,占tag致歉。

“因为我以后就是国王陛下啦!”


私设黑安幼体。
自习课七分钟摸鱼
辣眼致歉

越是利益互补,越是相互满足

跑题。
#生安生#
黑化向。

饺子向布布路告别,他说要回家一段时间,并一口回绝了布布路要一同前往的热切请求。
“这毕竟是我的家事,你们还是别操心了。”
他向队友打了个哈哈,第二天就离去了。

经历了晕船造成的体虚,他站在了长安面前。

“好了,什么事?”他望向龙椅上笑眯眯瞧着他的青岚国王,将信件狠狠的拍在身侧的桌上。“你可是在信里说你重病缠身危在旦夕,想在死前对我说几句话。”
“哎呀,这我可没撒谎。几个月前我可真快不行了,唔,这信寄的太晚了。”
这句话似是抱怨,他却一直笑眯眯的,末了还补充一句。“不过你居然真的回来了,看来哥哥这是感动了上天呀,我一直都很想你。”

没有回应,饺子扔下信转身就走,却被几个士兵拦下。他也不...

1 / 2
TOP